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两人对视一眼,均是流露出了一抹冷汗。
  “还好只是说明了意义,没有交代出来对象到底谁是谁。”安静了片刻之后,柳渊率先开口,脸上亦是忍不住浮现得意。
  “机智如我,好歹也是先试探了一下。”随即冲着秦澜投去了嫌弃的目光:“你看看你,还说自己有过很多次红娘的经历,结果却很冒失的顶峰就上。”
  当然,嫌弃归嫌弃。
  不过随着了解的越发深入,秦澜给他的感觉却越来越从“女神”这个生物转而有了“烟火”气息。
  这点还是让他很开心的。
  毕竟虽然女神是所有人都向往的生物,不过但凡是个雄性生物,应该都只是有着对于所谓“女神”的憧憬与向往而已,如果真正在一起生活的话,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句话,更是常理中的常理。
  “所以......”
  四目相对瞬间,秦澜率先开口。
  柳渊却是直接打断道:“我们回去之后,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当做一场普通的游玩。”
  “不然还能怎么办?”秦澜也是有些无奈。
  只是当两人回到玩具店的时候,却发现事情的进展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在玩具店的一角。
  这里是一片粉丝的海洋。
  货架上充满了芭比与萌受。
  施洛站在那里,眼睛从每一个玩具上面扫过,像是在认真的挑选。
  易少波却是站在旁边极近的位置,亦是伸出手指指点点。
  虽然站在两人的位置并不能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然而当看着两人亲昵的姿态,显然说什么东西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管这叫没有兴趣?”柳渊一怔,很快看向秦澜的眸光中满是难以置信。
  以自己钢铁直男的眼光都能看出来施洛对于亲密的接触好像并不反感,相反还有些享受,这根秦澜口中说出来的性质淡淡充满了违和。
  “小洛之前就是这么说的,具体的我怎么知道?”
  秦澜也是微楞,不过闻言后,很快用肩膀撞击了一下柳渊的身体,不满道:“还有,你看少波不也是跟你说的相差很大?”
  “我......”柳渊顿时话语一滞。
  关于易少波的情况自然要隐瞒一些事实。
  毕竟,没有办法将别人所有的隐私全都公布出来。
  此刻,秦澜问出来之后,他当然没有办法做出回应。
  想了片刻,也只能开口道:“不然的话,我们凑过去看看?”
  只是说着,目光在商店内扫视过后,又忽然皱眉:“不过哪里能隐蔽一点?”
  因为商店内只有一排排布满了玩具的货架,一眼望去,好似在哪里都不太安全的样子。
  秦澜则是嘴角浮现坏笑,道:“别忘了,如果真正意义上双方都有好感的话,旁人可是自动就会被忽略成路人甲的。”
  “什么意思?”柳渊好似隐隐有了明悟。
  秦澜则是纤手指着两人背后的位置道:“看,我们偷偷的去那边不就可以了吗?”
  说着,狡黠一笑道:“要是被发现了,就说挑选玩具选的太认真,没有看到两人就可以成功的搪塞过去。”
  “你......”
  柳渊微低下头,皱眉的看着满脸得意之色的秦澜,很快,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宇舒展,笑道:“还真是个天才!!!”
  两分钟后。
  在大腹便便的老板有些警惕的注视下。
  两人悄悄的来到了一片满是迷彩色的玩具区域。
  小车,手枪,坦克,高达,导弹.......
  因为这群人已经反反复复出入了多次,然而却什么都没有买。
  自然要提升为特别关注的对象。
  尤其是想到上周的时候,隔壁粮油店丢失了一桶豆油的事情。
  顿时更加的警惕了起来。
  毕竟,有人连豆油这种东西都会偷,那么偷玩具这种事情也就不稀奇了。
  千万不要以为国外的治安有多好。
  事实上,几乎每一周都会发生两起不好的事件。
  秦澜与柳渊当然不知道自己两人已经成为了老板特别关注的对象。
  此刻,两人拉掉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到了前方两人身上。
  仔细倾听下去之后。
  “你觉得这个娃娃怎么样?”施洛像是不经意间拿起来一个娃娃问道。
  “很好,粉色很符合你的气质。”易少波轻笑开口。
  “我有什么气质?”
  “贤淑的邻家小妹。”
  “净会瞎扯。”施洛嘟嘴,显然对于敷衍的话很是不满道:“邻家小妹不都是应该青春,活泼灵动?”
  “可是也没有说过,所有的邻家小妹就只能有那一种啊?”
  易少波不置可否道:“千人千面,怎么可以只被桎梏在一种标签当中?”
  “油嘴滑舌。”
  施洛嫌弃的看了一眼,只是下一刻,画风陡转,仰起俏脸轻哼一声道:“不过...算你过关了。”
  易少波则是憨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嘿嘿!”
  像极了一个不谙世事,干净而又阳光的大男孩。
  柳渊:“......”
  他眨了眨眼睛,很快,跟秦澜对视一眼。
  四目相对瞬间。
  发现对方的眼中都蕴含着说不出来的疑惑。
  良久,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道:“我们是只出去了几分钟的时间吧?”
  说着,又忍不住道:“可是为什么感情进度会忽然变的这么快?”
  “这种事情,你问我,我怎么知道?”秦澜白了一眼,很快,不满的拍大了一下柳渊的肩膀道:“还有,别说话了,你一说话我都听不清在说些什么了。”
  柳渊:“......”
  片刻后,他看着全神贯注的在偷听的秦澜,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眸流转,很快,嘴角浮现坏笑,随即随后将旁边玩具架子上的毛茸茸的玩具蜘蛛放在了秦澜旁边的架子上,然后,拍了拍秦澜的肩膀,自己则是瞬间趴了下去。
  “???”
  秦澜本身在全神贯注的偷听,忽然感觉到了柳渊在叫自己的时候,下意识转头,然后......
  一个宛若拳头般大小的毛茸茸的蜘蛛出现了在自己极近的位置。
  “......”
  沉寂了片刻之后。
  顿时一道尖锐的声音陡然响起。
  只是下一刻,她看清了那是玩具,顿时止住。
  然而,却也被前面挑选娃娃的两人发现。
  “澜姐?”施洛疑惑。
  “澜姐怎么在这?”易少波也是好奇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叫的那名惨烈?”
  “没,没事!”
  秦澜摇了摇头,随即强撑一抹笑,将一旁的玩具蜘蛛拿起来道:“一不小心被这东西给吓到了。”
  施洛还是有些疑惑。
  易少波则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长轻笑:“所以,澜姐到底已经来了多久的时间,怎么一直没有打个招呼?”
  “没有多久啊。”秦澜干笑:“害,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玩具上面,其实我都没有注意到你们。”
  “扑哧!”
  柳渊趴在地上,差一点没有忍住笑出了声音。
  到底表现的要不要这么明显?
  尴尬的味道,隔着几条街好像都能问道。
  易少波也是有些无语。
  不过当然不会说些什么让人尴尬的事情。
  这时,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四处扫视,好奇道:“不过,柳哥呢,没跟澜姐你一起过来吗?”
  “你是问柳渊啊?”
  秦澜闻言后,眯起了眼睛,笑容顿时变的灿烂,随即伸出手指了指下边道:“他在这呢,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你们转过来的时候,忽然趴在了下面。”
  刚刚柳渊的嘲笑声虽然及时憋住,不过近处的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再加上用蜘蛛吓自己的事情。
  互相伤害吧,谁怕谁?
  她心中喃喃,然而俏脸上的表情却是愈发绚烂。
  柳渊:“......”
  他在第一时间就有种不妙的感觉。
  然而却没有想到这现世报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想着,大脑快速的转动,努力的思索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搪塞过去。
  然而易少波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正在想的瞬间。
  隔着玩具的架子对面却忽然出现了易少波那张阳光的笑脸:“柳哥,你趴在地上这是在做什么?”
  “我......啊!”
  柳渊灵机一动,很快,将两人中间的一个玩具坦克拿了出来,笑道:“就是为了拿这个家伙。”
  说着,起身,费力的将这个可以装下十余岁小朋友的玩具车拿了出来,干笑道:“刚好给我姐姐家的孩子买个纪念品。”
  易少波:“......”
  看着那巨大的玩具车,他嘴角微抽,很快,强忍住古怪的感觉,笑道:“柳哥一定很有钱。”
  秦澜则是在一旁捂嘴偷笑。
  柳渊的姐姐哪有什么孩子。
  这家伙,竟是会胡诌。
  而柳渊则是满脑子只想尽快的离开这个社死现场,很快干笑道:“害,只要孩子喜欢的话,贵点也没有什么了。”
  说完,就拉着秦澜向着老板的方向走去:“走,去跟我结一下账。”
  随着两人离去。
  施洛这才疑惑道:“为什么你会忽然说有钱这件事情?”
  “你不知道吗?”易少波却是古怪的问了一句。
  “知道什么?”
  施洛一怔,很快道:“讲道理,一个玩具而已,就算再贵也贵不到哪去吧?”
  易少波则是笑道:“你可能不知道,有些玩具因为品牌的原因,根本就不是正常玩具的价格。”
  说着,耸肩道:“特别是因为品牌的原因,海关税更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所以......”
  易少波指着价格上那一排长长的数字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柳哥很有钱的事情了吧?”
  施洛顺着目光看去,很快,嘴角微抽。
  “7777欧元?”
  她下意识嘴巴微张:“就那么一个玩具车?”
  易少波则是摊手道:“事实上,这个价格就算是我消费一下,也会非常心疼。”
  而这边,话音刚落。
  只能见门口的吧台响起了一道极其难以置信的声音。
  “什么,就这破车子要我五万多人民币?”
  “......”
  “......”
  很快,几人踏上了回去的路。
  柳渊显然已经没有什么逛夜市的心情了。
  事实上,他现在虽然表面上沉默不语。
  然而心中却是有种宛若心在滴血的感觉。
  尤其是感觉这背后的重量。
  更是恨不得直接摔掉一了百了。
  自己都多大的人了,能用得上这东西?
  然而每当刚一下定决心的时候。
  一想到那一串长长的数字,顿时又咬了咬牙,放弃了这个想法。
  五万多块钱,就买了这么个破车?
  天知道要写多少本才能赚得回来。
  然而让他更郁闷的是......
  易少波与施洛偶尔还会看向自己背后的玩具车,然后.......
  “柳哥,真羡慕你那个侄子,要是我笑的时候,能有个这么好的叔叔给我买玩具就好了。”
  柳渊:“......”
  他还能说些什么?
  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的腹诽老板简直不当人。
  他严重怀疑是在故意宰外国游客。
  天知道自己结账的时候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如果不是有着一个小金库的话。
  极大的可能,今天就要出糗出大了,
  而一旁,秦澜则是一路上都没有止住笑容。
  了解所有情况的她可是知道柳渊的境况。
  买了这么一个玩具车,天知道回去到底能做什么用。
  柳渊不满的瞥了一眼。
  他当然知道那笑容中的含义。
  很快,压低了声音道:“喂,我们两个可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所以呢?”秦澜眼眸中好似有流光闪过:“这可是你先挑起的战争,现在......”
  说着,白了一眼:“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自食恶果。”
  柳渊:“.......”
  他静静的看着秦澜,半晌,当施洛两人走进了宿舍之后,将秦澜拦在外面,将玩具车扔在了她的面前:“我不管,反正你想办法把这个玩具车解决掉。”
  “怎么解决?”
  秦澜用脚将玩具车挪开,微微有些得意笑道:“反正在所有人看起来,又不是我买的。”
  “那.......”
  柳渊想了想,眼睛忽然一亮,有些期待的问道:“就当送给你的礼物怎么样?”
  说着,轻笑:“毕竟,印象中我好像还没有送过你东西。”
  秦澜:“......”
  她瞥了柳渊两眼。
  心中再次萌生出了想要退货的冲动。
  “你见过有人送女朋友玩具车当做礼物的吗?”秦澜只感觉自己额头青筋直跳。
  柳渊则是开口道:“没有才能彰显出心意嘛。”
  “确定不是敷衍?”
  秦澜反问一句,随即不满道:“我不要。”
  说完,就要回到宿舍。
  然而刚要进门的瞬间。
  “啪!”
  “你干什么?”
  秦澜忽然双手护住身后的傲人背过身去脸颊羞红。
  柳渊则是异常认真道:“啊...有只大蚊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