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高览和他手下的士兵只是诱饵,而为了不让曹操发现端倪。负责合围的鞠义和张郃的大军距离葫芦谷口并不近。
    所以,高览至少也得坚持半个时辰左右的样子,才能够让鞠义,张郃完成对曹军的合围。
    前来伏击的曹军除却虎豹骑这个曹操麾下第一的精兵之外,剩下的这些步兵也都是精心挑选,战斗力极其强横的存在。
    高览手下的将士远远不是曹军的对手,但是由于有车阵的掩护,高览却足足的坚持了小半个时辰。
    “轰隆隆!”
    “轰隆隆!”
    这个时候,只听葫芦谷口的四周响起了阵阵的马蹄声和人的脚步声,听这声音周围至少也有五万以上的大军。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曹洪,乐进,李典三人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果然,中计了。
    从他们冲下来,发现高览早有防备的时候,他们心中便觉得很有可能是中计了。只是,那个时候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李典,乐进,曹洪三人浑身是血,他们手下的将士也足足伤亡了五六千。此时,部队编制还保存完整的,将士曹洪的虎豹骑了。李典和乐进手下的将士,尽数是死伤惨重。
    “这个时候顾不得马匹了,放火烧车!”乐进抹了把脸上的血说道。
    高览和他的士兵都躲在车阵后头,曹军想要杀伤敌军,就得翻越过去,和他们厮杀。若是在给曹军一个时辰,那么曹军可能能够吃掉高览这支兵马。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袁军的伏兵已经包围过来,他们比较尽快的解决掉高览这支部队的尾巴,然后迅速突围。
    “好!”曹洪尽管有些不甘心,但是还是咬了咬牙应了下来。
    这个时候,别说想要人家高览的马匹了,他们能够保全性命,那就已经很不错了。
    “放箭!”
    “放箭!”乐进手一挥,曹军步卒的火箭便朝着高览的粮车射了过去。
    一开始,这些粮车组成的车阵挡住了曹军的进攻,现在车阵燃起了大火,反而将高览和他的属下给挡住了。
    三人眼见大火挡住了高览之后,对视一眼之后,李典开口说道:“我等二人为曹将军殿后,曹将军先走。”
    “这怎么能行?”曹洪面露为难之色。
    要知道,现在三人手中的人马,就曹洪手下的虎豹骑损失最轻。现在理应他殿后才是,若是让李典,乐进殿后,只怕他们两人要陷在此处了。
    “曹将军,别犹豫了。不是让你先走,是让你带虎豹骑走。”
    “袁军看样子是早有预谋,在不走,只怕魏王的虎豹骑可就折在这里了。”李典声色俱厉的说道。
    可以这么说吧,这个虎豹骑可是曹操下了血本才供养起来的,若是没了虎豹骑,那对于曹操来说,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想到这里,曹洪也不在犹豫,朝着李典,乐进一拱手说道:“两位将军,保重。”
    说完这话之后,只见李典,乐进大手一挥,两人的兵马朝着杀来的袁军大军主动应了上去。
    然而,袁军来将可是鞠义,这是袁军中最会领兵打仗之人。可以这么说,鞠义之才不在曹仁,夏侯惇之下。
    曹军当中,若是曹仁,夏侯惇和鞠义对阵那倒是势均力敌,但是李典,乐进比起鞠义,那就要差上一些了。
    鞠义这是很懂兵法战策的,看到李典,乐进主动杀来。鞠义便知道,这两人是想要牺牲自己,来保住虎豹骑啊。
    “呵呵!”鞠义冷笑两声,当即下令道:“轻骑兵上前,不惜一切代价缠住虎豹骑。”
    “步兵莫要管其余曹军,给我围住虎豹骑,今天,一骑虎豹骑也不能给我放走。”
    鞠义十分清楚,虎豹营对于曹军的重要性。便是死十个步兵对于曹操来说,也没有死一个虎豹骑令他心疼。
    在鞠义的命令之下,袁军将士根本就不管李典和乐进的兵马,而是直奔虎豹骑而去。
    “回头,拦住他们!”
    “拦住他们!”李典,乐进想要取帮曹洪。
    “曹将军有令,两位将军先走,快去求援。”这时,一名传令兵来到李典,乐进面前说道。
    很明显,鞠义的目标就看是虎豹骑。虎豹骑作为重骑兵,他的优势是冲击力强,对步兵的杀伤性大。
    但是,他也有着明显的劣势,那就是笨重,速度不快。此时,袁军的轻骑兵已经死死的咬住了虎豹骑。虎豹骑的速度要比轻骑兵慢很多,想要脱战已经不可能了。
    相反,现在既然没有人管李典和乐进,那么能够让他们先走,自然是先走为妙。
    就李典和乐进手下的这些兵马,即便是回头,也并不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相反,若是曹军步兵和袁军步兵混在了一起,虎豹骑冲锋的时候,还多了些忌惮。
    李典,乐进对视一眼,两人咬了咬牙,只能先行带着步兵撤离了战场。
    其实,这时候两人已经心中有数了,等他们回到曹营,曹操在整军备马赶到这里,只怕曹洪死三个来回也够了。
    曹洪说让他们回去请援,这只是一个借口,曹洪是怕他们两人不愿意先走,这才提起请援。援军赶到,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但是,此时两人也是无可奈何,能够走脱一些人马,总比全军覆灭要好的多。
    “蒋义渠,一定是马腾和蒋义渠有问题。”李典咬了咬牙说道。
    与此同时。
    延津渡口。
    曹军大营。
    马腾营帐。
    今夜曹操设伏,这消息是蒋义渠提供的,蒋义渠是马腾劝降的。因此,马腾觉得自己要立下一大功了,所以激动的彻夜难眠。
    “爹,大哥派人来信了。”马铁从外面走进来,手中拿着马超从武威派人送礼的信。
    马腾接过信一看,这张脸顿时就绿了。这信中的内容,让马腾不寒而栗。
    马超在信中所言,自己并不认识什么蒋义渠,也并不知道兄弟马铁被擒之事。这所谓的写信给蒋义渠让他帮忙救兄弟马铁,这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了。
    看完这封信,马腾拿信的手都在颤抖。马腾心思缜密,在给长子马超的信中专门提起了一下蒋义渠,可惜啊,马超的回信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