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祝你们玩得开心。”但是这个魔人显然是真正意义上的危险分子。
    他刚才一瞬间的杀机都已经让人清楚可以感受到他的饥渴、他的贪婪,以及他的迫不及待。
    但是他还是强行让自己忍下来了,甚至表现得一点不在乎的转身就要踏空而行的离开,让他看上去就是一个这里的君王——地狱的君王。
    楚衡微微笑起来,发现他这一位犹如地狱原住民的怪物还是挺会装绅士的。
    就是不知道他回去以后又有多少无辜的人要因为他发泄杀戮和贪婪**要丧命。
    “林少爷这边请。”这一边是满脸横肉的男人亲自给他带路,要带他去这里休息的地方。
    楚衡也在临走前看向刚刚那个嘲弄他这边的人。
    留下一句:“一半算价钱。”
    顿时这个男人的脑袋在人群中炸裂开,吓得周围人尖叫四散。
    满脸横肉的男人脸颊肌肉一个抽搐,明白他的意思是用一半的黄金换这个男人一条命,也表达了这个男人非杀不可的态度。
    “您开心。”
    不过他马上淡定了这件事。
    因为这确实是这里的一条隐藏规矩。
    实际上在这里什么都是有价格的。
    只要你能拿出超过对方的价格,别说这种人命,就是一个人的人权也都可以轻易买到。
    楚衡也突然看见了一个躲在人群中的女人。
    看见这个女人那一刻,他后背的脊梁骨就忍不住有一种隐隐的疼痛。
    他也突然转移了前进方向,往这个女人走过去。
    让这名给他带路的横肉男人神情一个诧异,不明白他这是又要干什么。
    楚衡却已经走到这个附庸在另外一个富二代模样旁边的女人面前。
    对她问了一句:“刘娅?”
    女人惊讶看向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楚衡却已经二话不说的薅住她的头发一下子不客气的将她拉拽倒在地上就把她在地上拖着走。
    这一幕惊呆了这个女人本来的金主,也惊呆了本来在给楚衡带路的横肉男人。
    “林少爷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明明是现在很过分的一件事,但是因为对方的出手豪横还有不凡身份,说出来的话还是只能求着他一般低声下气的求他别胡闹了。
    “这女人什么价?”他在这一刻完全就是成为一个恶少,完全是看上什么东西就要把这个东西抢走的不管对方答不答应。
    女人本来的男伴完全被吓住了。
    因为他刚才已经目睹了这个大人物如何和这里的权力者平等对话,还看见了有一个人因为有点嫉妒的咒骂了一声被对方手下利用能力杀死的一幕。
    “问你话呢!!!”虽然有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有了这样美若天仙的女伴还非要抢别人的女人。
    但是在这里有钱者最大,有权力者更大!
    所以在这里一切都可以金钱交易的潜规则下,横肉男人只想快点花钱息事宁人,不要继续在这里制造更大恐慌。
    “三……两根金条。”男人虽然有点遗憾女伴就要这么没了,但是突然想到能用她换更多两天的享乐也挺不错。
    刘娅直接震惊看向这个‘男朋友’。
    虽然她是为了活下去才和对方达成男女朋友关系,更是进入这里以后处处服侍好他。
    但是现在他竟然把她说卖就卖了。
    她是他的物品吗!
    “人我带走了。”楚衡确认买卖已经达成,也懒得理会接下来处理事情的薅住刘娅的头发就把她在地上拖着走,根本没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17号和6号虽然奇怪他这是怎么了,但是他们明白楚衡的行为都是他自己知道的理由的,所以他们也不干涉,只是安静的陪同他一起。
    横肉男人是赶紧扔了两根金条给这个卖友求荣的男人打发了这件事,然后赶紧跟回来走在前面小心翼翼给楚衡带路。
    他也感到奇怪的看向地上的刘娅。
    感觉这个女人姿色可以,但是和这里许多青春靓丽的小姑娘还是不能比。
    一定要说她的优势就是她一看是很会陪男人玩的人。
    除此以外,他实在看不出她还有什么特别地方。
    楚衡却是知道这个刘娅很特别。
    因为那么多次重生经历,主动倒追他,然后一刀子从背后捅进他心窝子的,她刘娅还是唯一一个。
    也是事后他才知道刘娅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喜欢他,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挡箭牌。
    她会对他动刀子也是因为他意外杀怪物掉落了一个源力手套。
    她为了这个极品求生装备,在假装要现身给他,让他背过身去脱衣服时候一刀子狠狠扎进了他的心窝。
    他之前都以为那些噩梦仅仅只是梦境。
    现在都明白那些噩梦是他一次次失败的重生经历,他怎么可能见到了这一位仇人还可以轻易放过她。
    “少……少爷……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玩法。”刘娅因为是被人一直在地上拖着,所以她只能双手抓住头发根,以免自己头皮都被扯掉了。
    她也在地上被刮得磕磕碰碰的求饶,希望对方如果想玩她也别这么粗暴。
    “就是这里了。”
    横肉男人告诉他们接下来一段时间住的位置是哪里。
    楚衡却板着脸直接将刘娅拖进去,还对17号、6号说:“你们留在外面。”
    单独的和刘娅进去叙旧,决定和她好好聊聊‘过去发生的事’。
    横肉男人也是预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讨好的对17号、6号一笑,赶紧带着手下离开。
    很快房间里传出刘娅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不时有暧昧不明的叫声传出。
    17号安静的守在门外,十分淡然自若的对待这种事。
    6号则是好奇看了一眼17号以后也释放出精神力打量起这里,同时发现了一双窥视这边的眼睛。
    等待楚衡示意17号和6号可以进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17号一眼已经看见床上的女人已经奄奄一息,从房间里的狼藉惨状大概能够猜出里面发生了什么。
    “6号,拖她去洗洗。”楚衡对6号下达命令。
    6号不解这件事为什么是他去干,但是想想这事让17姐去干会脏了她的手,他也用精神控制将刘娅束缚住,把她满是伤痕的身体往浴室拖。
    楚衡坐在床边点燃一根烟大口抽。
    但因为抽的太快,他也本来不怎么抽烟,所以一下呛到。
    17号看见他这个模样,温柔的来到他背后帮他放松还是僵硬的肌肉。
    “这么恨她?”17号可以清楚感受到楚衡现在的恨。
    楚衡也把一份记忆共鸣给她,让她知道刘娅曾经对他做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