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黄磊的脸色铁青。
  全班学生的神色都不算好。
  小小的纸箱里堆积的作业成山。
  正好路过教室,看到这般情形的金天宝不禁叹了口气。
  他可是知道这帮学生都是什么样子。
  记得以前,他偶尔也看一眼学生们的功课,结果一翻开就头疼的厉害。
  那些作业册子都是用的传统纸张,一部分还沾着脏污,好些都是大片大片的空白,就是有些学生写了点的,也多为胡乱画上去。
  寥寥几个认真做功课的,作业看着到比小学生好不到哪里去。
  金天宝的目光落在莱恩身上,心情一下子糟糕起来,他在这个学校教书五年,班里都是他的学生,就算平时不怎么待见,心里也把孩子们当自己人看待的,如今自家学生这般受人鄙夷,他又如何脸上有光?
  莱恩面上轻蔑之色更重,三挑两捡,从箱子里翻出黄磊的作业本,冷笑:“我到要看看,你每天到底有没有听课,能把作业完成到什么地步,这些课本,对你来说和废纸比又有多大的区别……”
  随着习题册被掀开,莱恩的声音戛然而止。
  金天宝本都转身要走,不大想看自家学生被人欺负的场面,此时也驻足,眨了眨眼,把头从窗户里伸进去。
  真不是他们大惊小怪。
  黄磊的习题册写得当真不一般。
  不光所有题目都做好了,而且每一道题都用了不下一种方法,字迹虽然有一些潦草的厉害,不大好看,但也有一些,筋骨分明,遒劲有力,一看就是正经练习过书法的。
  这年头,在玛洛迪,什么人才会练习书法?
  不光如此,金天宝连忙推开门进来,一把把练习册夺过去,越看神色越是凝重。
  那些基础的数学相关的那类题目,黄磊能答出来,他也只是稍有些惊讶。
  这证明黄磊这学生的学习能力确实很强,虽然老师们教学水平有限,但数学是宇宙通用的语言,玛洛迪星球的土著洛族,在这方面的研究一向很深入,课本也齐全,学生能学得好,是有些难度,可下了狠心的,天资聪颖的,到也不是很缺学习资源。
  可练习册上最后一道附加题,根本就是随意出出来压箱底的题目,没有指望学生能做。不要说学生,就是老师们想做出来,都并不容易。
  题目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很复杂,只是一道很普通的推理题。看起来很适合高中生的难度。
  是奥森教授在三年前的访谈过程中,随口出给现场观众的一道题目,假设恒星宇宙飞船维度号,于星历8034年从联邦第一法庭飞出,想要平安在三日内到达佛陀星,应该走什么样的路线。
  任何人乍一看,都会感到题目非常简单。
  可是要答出这道题,却需要极广的知识面,甚至涉及到并未公布的讯息,还需要强大的计算能力,以目前玛洛迪智脑的水平,学生们的知识储备量,这道简单题目大家看看就好。
  金天宝一直是这么以为的。
  莱恩也是这么以为的。
  他看过这道题目,当时就好笑,南侨中学的老师们也是有意思,什么都敢往自家习题册里写,在勇气上,确实值得褒奖。
  现在,这道题目竟然真让一个穷乡僻壤的高中生解了出来。
  不光是解出来,还构建了在他眼里也算极难的模型,明显借用了智脑的力量,运用了图神经网络……
  莱恩的眸色一点点变深,他绝不相信这是一个普通高中生能答出来的题目,目光落在黄磊身上,却一言未发,默默把他的课本捡起来,揣在袖子里,轻声道:“金老师,给他一套新课本,我出钱买。”
  说完,立时就扬长而去。
  “哈哈!”
  黄磊忍不住笑出声。
  其他学生心中也倏然间那是豪情万丈。
  不光黄磊的作业写好了,这几天,他们的作业也写好了。
  黄磊哥仨对视一眼,忍不住叹道:“原来,我们能把作业做完,竟然是这么了不起的事?”
  一群学生面面相觑,心下都感觉十分新奇。甚至感觉眼眶发烫,黄磊不自觉转头去看立在门外围观的学生们,从里面找到杨玉英的脸,张了张嘴,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去。
  门外好些别班的学生却是哈哈大笑,鼓掌的鼓掌,跳脚的跳脚,简直和过节一样开心。
  自从莱恩到学校以来,学生们深感压抑,也深感迷惘,其实他们一直都处于迷茫的状态,学习毕业,谋求一份饿不死的工作,洛族的未来只有这么债。
  广阔无垠的宇宙,没有他们的位置。
  他们生来便注定了落后,可偏偏,身在学校,其实是能看到远方的,他们知道在玛洛迪之外还有无数的星球,无数的文明。
  他们也知道,他们洛族的文明在一点点地崩溃消失。
  故老相传的那些东西,终将离他们远去。
  他们生而为人,是群居的智慧生命,本身就有悠久的文明和历史,或许孩子们本身有些懵懂,但对本身文明延续的渴望,对自身文明的认同,其实早在他们日常饮食起居中就根植在他们的骨子里。
  所以此时,当几个少年发现,原来他们真的不比那些高人一等的,所谓高等文明来客差,才会骄傲,才会觉得痛快,念头通达。
  “游戏可真好玩啊!”
  黄磊忍不住想。
  从十天前开始,整个南桥中学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都迷上了去智能教室玩《智脑》。
  这些学生从小到大,哪里有机会玩这类游戏。
  在游戏方面,杨玉英自认为整个星际,也没有几个游戏设计师能比她更厉害,更不要说玛洛迪这种地方。
  她制作的游戏迷住这群小孩子,简直比吃饭喝水还要简单,毕竟都是跟着元帅这位超级游戏迷学的。
  整个游戏里,杨玉英一步步融入很多知识,大量的信息,只要玩家沉浸在游戏里,想要继续玩下去,想不接收这些信息都不可能。
  别看才短短十天,可全息游戏本来就和现实有一定的时间差,黄磊他们这帮学生的感知中,他们的游戏时间要远比十天长很多倍。
  就这段时间,他们大脑接收的信息恐怕比之前十几年接收到的信息,学会的知识,都要更系统,更全面得多。
  一开始,这帮学生还没有多深刻的感觉,最多也就是觉得这游戏越来越好玩,内容越来越丰富,但大家都不是傻子,知识种在脑海中,又怎会毫无察觉?
  广个告,【换源神器APP】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很快,大家就发现每天发下来的作业练习册上的题目,会自然而然地在游戏里出现,不会写作业,竟然就连游戏也玩不好。
  像黄磊几兄弟,平时写个作业难如登天,结果为了玩游戏,竟然拼命也要完成功课,遇见不会的厚着脸皮四处问人。
  今天替黄磊很是长脸的作业,就是黄磊花了三天时间,每天去蹲守杨玉英,在杨同学的指导之下完成的。
  学生们都知道,老师应该从来不批改作业,但现在他们完成作业,纯粹是为了自己,可不是为了应付老师检查。
  第二天,莱恩没有出现在教室里。
  孙昙心情大好,一整天都用晶晶亮的眼神看杨玉英,杨玉英叼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半天,忽然抬头看了眼窗外。
  “别光想着玩,多从游戏里学些东西,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在任何危机中保全自己。”
  杨玉英笑道。
  孙昙:“听不懂,反正游戏特别好玩,我喜欢。”
  还没到下课的时候,孙昙就在座位上左扭扭,右扭扭,心不在焉,一副随时想跑的模样,下课铃一响,她嗖一下就没了影子。
  杨玉英今天却没去智能教室,书包没背,书本也没拿,径直出门乘坐公共飞车,朝着星港的方向走去。
  一路走到星港前广场区域,杨玉英依次沿着二十七个通道入口徐徐转了一圈,脚步偶尔停留,伸出手指在驻守在通道的安全智能机身上比划来比划去。
  她的神态平和,表情轻松又愉快,动作也很优雅,只是个身形纤弱的小姑娘,左右值守的安保人员便是看到,也只是稍稍留意两眼,并没有把她当成需要戒备的危险人物。
  一个年轻的保安,见杨玉英在港口停留的时间有点长,离安全机器也未免太近,举步就要过去检查核实对方的芯片。还没动,就让旁边的老保安给扯住。
  “干嘛去,那能是什么危险人物?小子,长点眼,长点心,别没事找事。”
  在星港时间久了,玛洛迪又算得上混乱之都,洛族里面更是不乏对当下洛族命运不满的亡命之徒,能在星港做安保工作的人,无不是见多识广之辈,眼睛极为毒辣,哪个人比较危险,他们扫一眼就能猜出七七八八。
  像杨玉英这样,敢同安全智能机离得那么近,而且还没有引起警报,就说明她简直再安全不过了。
  安全智能机的智能虽然不高,可那是和星际著名的大港口负责安全的智能生命比,在玛洛迪,它们绝对是最先进的智能技术,可以一瞬间不着痕迹地扫描上百人,表面再镇定的人物,也许能骗得过肉眼,却绝骗不过机器。
  就是那些星际亡命之徒,绝对大佬级别的海盗,跑到星港做生意也会自觉远离这些安全机器。
  人是肉体凡胎,绝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赌安保机器是不是只会卖萌。
  “小子,你仔细看那位小姐,从她身上能看出什么?”
  年轻保安满脸疑惑,“……没什么吧?”
  普普通通的洛族人,身穿洛族传统服饰,身体瘦弱,身上不曾散发能量波动。
  “没什么?”年老的安保冷笑,“如果你要是哪里不小心得罪了这位小姐,说不定第二天,我就只能去垃圾场捡你的残骸去。”
  年轻人怔了下,满脸不敢置信:“就凭……她?”
  “凭她?一个把那两台智脑当宠物狗逗弄的少女,别管她长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说什么话,你都要对她敬而远之。”
  正说话,星港内部便亮起指示灯。
  两个保安齐齐住口,整理了下衣冠,起身向通道方向走去。
  玛洛迪星球的星港是货运港,但一年到头,偶尔也会有客船会中途停泊,补充能量,今天显然就有一客船入港。
  保安们对于偶尔会到来的客人,还是颇喜欢,这些客人但凡只要给一点小费,哪怕对客人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杯茶钱,放在玛洛迪星球,都是一笔颇为丰厚的财产。
  也就是说话间,闸门一开,客人陆陆续续向外走。
  奥斯马一手牵着女儿马琳,一手牵着儿子乔治,眉头轻蹙,心情实在不太美妙。
  他正在争取和医药集团,克里公司达成合作,投资克里基因实验室,目前谈判进入到关键阶段,偏偏前进路上两个人工黑洞都在整修,不得不改道,还要在这座蛮荒星球上耽误一整天的时间。
  “连星网都接入不了,怎么还有这种地方!”
  “爸爸,有鸟,鸟在飞。”
  马琳忽然咯咯地笑起来。
  奥斯马脚步微顿,表情终于和缓,说起来,因为马琳和乔治都被检查出有基因崩溃的危险,他从来没敢把他们带离过奥顿星球。
  奥顿星球什么都好,有最先进的科技,最发达的医疗,唯一一点,人实在太多,占据了星球上每一寸生存空间,马琳和乔治除了能在星网上欣赏自然风光,从出生起,竟然没有看到过任何美丽的风景。
  奥斯马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顺着女儿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半空中飞过一只拖着长长尾巴,黑白相间的鸟。
  “等回家,爸爸给你建一个鸟舍,你喜欢什么鸟,都买给你……”
  “滴滴滴滴!”
  奥斯马话音未落,通道处忽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所有安保人员顿时警觉,客人们脚步顿住,回头四顾。
  只见所有的安全智能机齐刷刷转头,双臂抬起,漆黑的能量波发射器对准奥斯马:“警告,警告!星际A级通缉犯,纳塔族,X发现!警告!”
  奥斯马瞠目结舌,一手一个抱起儿女,身上安全装甲瞬间展开,心中大怒之余,又升起强烈的恐惧。
  就在这时,杨玉英忽然大跨步地走过去,身体抵住发射器,伸手按住智能机的顶部,高声道:“冷静,X如果来玛洛迪,大家就都没有紧张害怕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