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你什么时候过来?”
  初始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给自己表妹发了一条消息。
  对于表妹的诉求,她不能拒绝,虽然她现在的状况一点儿也不想让人知道。
  那可是她一身的骄傲啊,即便她曾自卑不快乐,可是她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她的骄傲不允许她把这段崩溃的日子诉说出来,也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和以前,早已判若两人。
  “这周末,咱俩好久都没见过了,我到时去找你。”
  “好。”
  初始放下了手机,想到自从结婚以后,表妹回去,而她也忙于生活,是真的很少再联系了。
  如今知道表妹要来,心里更是感慨万分。
  其实,她心里更多的是紧张和纠结,因为她不想别人知道她现在的处境。
  周末,最终还是来了,初始一早就起床把家里再次收拾的利利索索。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室一厅的屋子,但是表妹要来,肯定是要先住在这里的,家里全部都是女人,倒是也很方便。
  “等会儿我们一起去接阿姨,你们见了要有礼貌的叫人,知道吗?”
  “妈妈,是哪个阿姨?我们认识吗?”
  “嗯,以前你们没有见过,是一个漂亮的阿姨哦,她是妈妈的妹妹。”
  “嗯嗯,妈妈,你也有妹妹啊,她也是像我妹妹一样叫你姐姐吗?”
  “当然咯,是很亲很亲的妹妹。”
  在快要中午的时候,初始就带着两个孩子去车站接表妹李佳灵了。
  虽然几年不见,不过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李佳灵,而李佳灵在看到初始的那一刻,明显的愣住了,直到初始开口说话,她才难以置信的开口:
  “你有两个孩子了?”
  “嗯,两个了,安安,阳阳,快叫阿姨。”
  “阿姨。”
  俩人异口同声的模样让李佳灵缓过神来,亦步亦趋的跟着初始回到了家里,直到吃过午饭,李佳灵才算是真的相信了,不知不觉中她竟然有了两个外甥女。
  在她的记忆里,她只知道有一个安阳,这几年很少与表姐联系,而且表姐更是没有发过任何朋友圈或者动态来宣告安安的到来。
  如果不是她这次来,只怕她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你这次来打算找什么样的工作?”
  “还不知道呢,估计依旧还是和以前一样,选择文员之类的,毕竟我毕业之后做的都是这工作。”
  李佳灵摇了摇头,看向初始:
  “我在网上看的有租房的信息,要不等会儿你陪我去看一眼吧。
  这几年都没有来了,我看变化挺大的,担心自己会迷路。”
  “要不你先住我这里吧,这床也够大,躺下我们四个人绝对没问题。”
  “那我姐夫哥怎么办?”
  “他在老家呢,暂时不会过来,你就放心的住在这里。”
  初始简单的提了一句,然后又继续说道:
  “你这刚来,先不要急着租房子,等你找好了工作,稳定了下来,你到时候想要搬出去就搬出去。
  我这里就我们娘仨儿,而且公交,地铁都特别近,非常的方便。
  “那行,我明天就出去找工作。”
  李佳灵后站起身上了一趟厕所,洗手的时候发现只有三个刷牙杯,而门口的鞋架上也只有表姐和孩子的鞋子。
  她回到沙发上,环顾了四周,发现根本就没有姐夫哥生活的痕迹,想到表姐说的话,李佳灵皱了皱眉头:
  “表姐,我姐夫哥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
  怎么回老家了?是家里有事吗?”
  “阿姨,我爸爸生病了,所以在家里呢。”
  赵安阳接了一句话,瞬间让李佳灵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我姐夫哥病了?
  怎么一回事?”
  “嗯,他去年被查出来得了抑郁症,所以一直都没有上班,回了老家。”
  “抑郁症?!
  怎么会这样?!”
  李佳灵曾一直觉得抑郁症离他们都很遥远,却没想到自己身边的人竟然也会得这种病:
  “那厉害吗?
  我见网上说的得抑郁症很多都是自杀的,姐夫哥他......”
  “嗯,以前是这样,不过现在情况稳定多了。
  情绪也算是基本稳定下来,没有总想着去死或者做出行动来。
  只不过还是满满的丧,只想着躺在床上等死。
  如果你不去看着他吃饭喝水,他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世间所有的东西仿佛都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满身的丧气。”
  “稳定下来就好。”
  李佳灵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对于抑郁症,她的理解只是网上的几篇报道而已,其他的根本就不知道:
  “那你怎么自己带着安安和阳阳两个人在这里,你们回老家的话,陪在姐夫哥身边,不也是稍微能够好一些?”
  “那里不是我的家,我没有家。”
  初始提到这个,她的心里就觉得在流血,本来稍微愈合的伤口再次的面临被硬生生的扒开,那种痛,让她无法呼吸。
  “是不是他们家人欺负你了?”
  李佳灵也看过远嫁的女人过得多不幸福的报道,尤其是表姐这样的性格,肯定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打破牙齿往肚里吞。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表姐就是那种唯唯诺诺的性格,不爱说话,就算是被人欺负了,也是忍气吞声。
  遇到对自己不公平的,或者是损害到她自己利益的事情,她从来都是忍着。
  如果不是她一直和她做同学,她觉得,以表姐的性格,绝对能被欺负的更惨。
  “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承担起远嫁的代价的,这样的代价,真的是太痛苦了......”
  初始陷入了回忆,从结婚的那一刻,缓缓地说起,李佳灵在一旁听着,眉头紧皱,火苗更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你怎么不早说?
  你要是跟我说,我绝对会上你婆婆家给她干上一架。
  凭什么你买的东西,让你婆婆做好人,去给你妯娌送过去?
  还不让你在老家坐月子,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婆婆?
  还要以死相逼,就只会做个样子看,要不怎么不真的没了?”
  初始苦笑了一下,继续难过的开口:
  “当时结婚的时候,赵华皓也给我说过家里没有他的房子,我也确实没有想那么多,想着以后一定会奋斗出来的。
  毕竟我们平常也不怎么回老家,所以也没有计较那么多。
  要是我早知道还有不能在别人家坐月子的规矩,我一定会先安排好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