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人在面对重大选择而犹豫不决不知如何做出决定的时候,第一考虑的应该是在这些选择中,那些是否与自己的人生追求相符的。
  像尼采说的那样;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第二个考虑的才是做出这个选择后,好处是什么,自己又会付出什么。
  基于以上两点,综合考虑。
  有意思的是,摆在陈永仁眼前的这两个选择,都与他的人生追求相符,哪个选择都不影响他做警察和做好人的目标。
  所以只能用第二点来权衡了。在咨询的后半程,李寻安拿出了一张白纸,由陈永仁自己口述,分别写出了继续卧底和恢复身份两个选择的好处和坏处。
  继续卧底,好处写了很多条,诸如;遵从警署高层的命令,能降低倪永孝再次犯罪的几率,及时把对方送进监狱,继续住着大房子,享受更好的物质生活……
  恢复身份,好处只有一条,能正大光明地穿上警服。
  陈永仁看着那张写满了字,密密麻麻的纸,沉默不语。
  “看来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李寻安把笔放下,看了眼时间,嗯,还有五分钟,于是便没有再多说话。
  李寻安发誓,做为一个专业的咨询师,他看钟表的动作非常隐蔽,绝不会给来访者造成不适的感觉。
  陈永仁果然没有察觉,自嘲地一笑:“我好像什么都改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改变。我还是要继续卧底,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再三年,十年都不止,可能是三十年,可能是五十年……”
  李寻安却摇头道:“无间道剧情已经改变了,陆启昌、罗继贤、黄志诚、倪家上下老老少少,这些不该死的人没有死。韩琛那些卧底也已经进了监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都是你的功劳,本地的治安甚至也因为你的举动和影响正在向好,好的不得了。”
  “对此,你好像并没有感到太多欣慰,你仍然不满意,仍然感到痛苦,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其他什么都变了,只有你没有变。”
  陈永仁反问:“我要变?变成什么样?”
  李寻安道:“你还是那么嫉恶如仇,还是那么非黑即白,还是无法接受倪永孝是你哥哥,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世界的黑白善恶不是单纯的对立状态,而是正邪交织纠缠,螺旋前行的混沌态……也正因如此,你才感受到痛苦和郁闷。”
  陈永仁皱眉:“我不应该这样?嫉恶如仇有错了?我记得你说过我不是偏执,而是我的故事,怎么,又反悔了?”
  李寻安解释道:“思维模式没有对错,也不要乱给自己贴标签说自己偏执,你一点也不偏执。但你要看清社会的运转模式,看清这个世界不止黑色和白色,理解和接受世界的复杂性,这并不意味着认同世界里黑色的部分……”
  “最重要的是,你要看清你自己的内在动机。你到底是由于自己的出身感到厌恶,想和倪家划清界限因此要做一个警察;还是自我觉悟,为了荣誉、为了社会责任,发自内心的想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正直的警察?”
  “这两者有本质区别,如果是前者,你会感到痛苦,会感到不甘。但如果是后者,你见到这个情况不会像现在这么苦恼,你应该是开心的。或者我猜,这两个动机都存在你的心里混在了一起,所以造就了你现在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痛恨的心理状态……”
  随着对方没有半点语气波澜的言语,陈永仁忽然回想起自己和陆启昌、罗继贤吃饭时候的对话,正如李寻安所说,他们俩似乎对眼下的局面很满意。
  是啊,犯罪率低了,毒品没有了,社团老大去卖奶粉了,原本拿刀砍人的古惑仔去卖盗版光盘了,警察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自己又为什么不高兴呢?就算自己恢复了警察身份,把倪永孝扳倒,便会高兴么……
  陈永仁把那张纸揉成了一团,随即又摊平,撕碎,以开玩笑的语气道:“你什么时候穿回去?我好过去抄剧本啊。”
  “两天后,但我穿越过去也不能立刻办这件事……你半个月后在过来吧。”
  李寻安补充道:“关于百分之十的版权费我是认真的,咱们可以长期合作,不仅限于这一部电影。而且无间道也不太适合你拍,最好先从一些小成本的电影开始入手。”
  陈永仁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看起来好像很有搞头。”
  言罢,他把碎纸扔进垃圾箱,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站起身要走的一瞬间,忽然又道:“我有些明白,为什么你的世界还有O记了。”
  “恭喜。”
  李寻安的脸上浮起笑容:“但我多嘴问一句,为什么呢?”
  “……”
  陈永仁表情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却听李寻安感慨道:“因为造化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然而,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改变被庸人设计的造化,进而影响这似人非人的世界!”
  “懂了么,勇士?”
  陈永仁面容舒缓,逐渐露出一个笑容:“懂了。”
  “真懂了?”
  “你当我三岁小孩是不是?我这个世界也有鲁迅的!”
  “懂了就把咨询费付一下。”
  李寻安按住门把手,扬起下巴示意:“不付钱就想走你在想屁吃呢?”
  “不是吧,大哥,我之前给你买那么多金子!把我混黑和警察薪水攒下的存款都掏光了,你贪财也不至于这样……”
  陈永仁笑骂着,但心里明白,就算给李寻安再多的钱,也无法配得上对方为他做的帮助,于是把兜里的现金都掏了出来,大概有四五万的样子,一同递到了对方的手上:“就这些了,明天你自己买金子变现带回去。”
  “慢走。”
  ……
  我好像什么都改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改变,我还是要继续卧底……
  送了陈永仁,关上房门的一瞬间,李寻安忽然感觉对方说的蛮有道理。
  因为在李寻安这做完咨询的陈永仁,确实改变了剧情走向,陈永仁活的好好的,娶妻生子,倪永孝从卖白粉改成卖奶粉,三合会弃暗投明,代表正义的警察一方并没有牺牲,避免了很多悲剧的发生。
  但是,陈永仁仍然要继续卧底,继续潜伏在倪永孝身边,不知何时在算结束。可能是十年,更可能是一辈子。
  陈永仁刚才或许是真懂了,真的觉悟了,懂得自己做警察的初衷,能够接受倪永孝是自己的哥哥,能够宽容地看待善恶黑白,以后也能用理性的思维方式开始自己的生活,勇敢地面对这个似人非人的世界。
  但他还是要卧底这一点没有改变,还是要隐瞒身份。随时准备要倪永孝送上法庭的决心没有改变,所以,电影《无间道》这个名字,仍然名副其实。
  无间道,无间道,在短暂善恶选择的念头中稍作停歇,随后便是无休止地一念又一念,人一刹那便是一万八千念……
  或许人间才是真正的无间地狱,人活着便要无间断地遭受生、老、病、死、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等等各种各样的痛苦,人生就要受苦,只有死亡才能解脱。
  李寻安如梦初醒:“以后就该简单点,直奔主题劝来访者自杀一了百了,何必让空虚的工作和腐败的感情夺走年华侵蚀生命遭受痛苦,我他妈直接让他们自杀,走捷径,舒服,得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