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11月中旬的摩曼港城,可谓是一片冰天雪地。
  荣陶陶坐在一辆漆黑的越野车上,看着沿途倒退的雪景,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栽在“雪”的手里了。
  无论是修习雪境魂法还是云巅魂法,他永远都逃不开严寒的环境。
  但显然,云巅旋涡不是雪境旋涡。
  这里的雪属于自然降雪,公路路面也能清理干净,起码荣陶陶此时是坐着车前往云巅旋涡的。
  换成雪境,你想坐车?
  呵呵......
  在荣陶陶高等级的雪境之心帮助下,车后座上的两人,像是在过两个季节。
  荣陶陶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戴着白色的棒球帽,像春暖花开之际的晨练青年。
  而他的右手边,达莉亚穿着白色的貂皮大衣,尽显成熟女子的雍容端庄。
  还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小小女帝,差的太远了......
  安静的车中,荣陶陶突然开口:“达莉亚阿姨还真是沉得住气,我还以为那大云龙雀跑到地球上来了,结果你跟我说是在云巅旋涡里,你就不怕它跑了?”
  达莉亚收回了望向车窗外的目光,看向了荣陶陶,轻声笑道:“急也没用,接受现实。”
  很难想象,在这样急迫的情况下,荣陶陶在达莉亚的脸上竟然看到了专属于东方女子的温婉笑容。
  有一说一,尽管这曼烈是欧洲人,但长相和气质的确都在华夏人的审美点上。
  荣陶陶稍稍有些懊恼:“你不该让我吃完早餐的,这耽误了些时间。我还以为你要做些准备,事实上你并不需要。”
  “没关系,淘淘。”达莉亚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该是你的,逃不掉的。
  就像你能拥有云巅至宝一样,冥冥中,它在等你。”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你也信因果、信宿命之类的?”
  “呵呵。”达莉亚笑着点了点头,“我非常相信,如果你跟我走过相同的人生轨迹,你也会相信的。”
  荣陶陶不懂装懂,点了点头。
  他懂个屁!
  他只听闻了达莉亚些许故事、而且还是大家都熟知的那几个。对于达莉亚是怎么成长崛起,最后稳稳坐上族长位置,荣陶陶哪里知晓......
  看着车队在道路上前行,荣陶陶的心里也不免有些担忧,道:“大云龙雀既然是在云巅旋涡中,那我们是不是需要深入旋涡很远?”
  如此珍贵稀有的魂兽,常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应该不可能在天空旋涡周围活动。
  “是的。”达莉亚开口安慰着,“你放心,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不会在旋涡中迷路的。”
  荣陶陶询问道:“如何确保?”
  达莉亚的温柔与和善只针对一小部分人,万幸,其中包括荣陶陶。
  虽然男孩只是在询问,但对于曼烈族长而言,这就是质疑。换做旁人的话,这样的质疑很可能会引发一场惨案。
  “有魂技可以指引我们回家,但为了确保不发生意外,我上了双层保险。”
  达莉亚开口解释着,不疾不徐的话语让人感觉很安心:“我让家丁、以及摩曼港城军方的士兵沿途立岗。旋涡中,他们会指引我们回家的方向。”
  荣陶陶:“......”
  好家伙!
  用人当做标记,指引回家的路线?
  对于曼烈家丁乖乖听话,荣陶陶到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摩曼港城的士兵也参与其中了?
  荣陶陶疑惑道:“你和摩曼港城军方关系很好么?如此珍贵稀有的魂兽,他们会让给你?”
  “是的。”达莉亚轻轻颔首,“摩曼城军方中,有一些曼烈的族人。
  其实,大云龙雀出没这一消息,也是军中曼烈给我提供的。”
  荣陶陶:???
  吃里扒外?这还了得......嗯,也对!
  本就是曼烈族人的话,倒也不算吃里扒外,这应该叫“不忘初心”。
  荣陶陶轻声道:“未来,小卡佳也会这样吧。”
  达莉亚:“嗯?”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她的兄妹会里尽是精英学员,背后都是精英家庭。
  未来,卡佳成为曼烈庄园主人的时候,社会各界也都会有各式各样的曼烈族人为她提供服务吧。”
  达莉亚听懂了荣陶陶的意思,回应道:“一切都是相互的,族群网络中的每个人都是受益者,也都是服务者。”
  荣陶陶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置可否。
  他只是觉得俄联邦已经彻底没救了。
  这个帝国本就一直在衰落的过程中,而国土上绽放了大量的雪境旋涡,又让本就走下坡路的帝国实力不断亏空,无力回天、只能死撑。
  直至现在,正规军团竟然为一个家族的族长服务?
  当然了,也不可否认曼烈家族的势力庞大。
  在摩曼港城待的日子越久,与曼烈接触时间越长,荣陶陶就觉得自己抱着这条大腿又粗又长......
  “快到了。”达莉亚轻声说着,也摘下了无框眼镜,接过前方侍者递来的隐形眼镜盒。
  荣陶陶双手扒着前座,透过车窗,向上方探头探脑。
  这是一个巨大的天空旋涡,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暴躁,起码比雷腾旋涡、雪境旋涡要温和太多了。
  非要对比的话,云巅旋涡与星野旋涡很相似。
  那旋涡的边界轮廓,荣陶陶用肉眼就能看清楚。
  旋涡向外扩散着一层层迷雾,但是来到地球之后,那迷雾被风一吹,很快就会消散。
  所以,这里并非是一片迷雾世界,人们的视野反而很好。
  民用车辆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开进了摩曼军方营地范围,开过了足足两个哨卡之后,缓缓停了下来。
  荣陶陶显然还没有当“贵客”的觉悟,自顾自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一旁,达莉亚也是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没等侍者来开门,自己打开了车门,对着迎面而来的军官笑了笑,轻拥寒暄。
  自下车后,荣陶陶就一直仰望着云巅旋涡。
  说出来人们可能不信,在摩曼港城待了这么久的荣陶陶,竟然是第一次来到云巅旋涡......
  上学那阵,他日夜培训叶卡捷琳娜,也苦思冥想、研究创造魂技。
  而再回来摩曼港城,他在地下室里足足待了4、5个月,那叫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女帝大人无数次嚷着要出去玩,但荣陶陶心如止水,一动不动!
  嗯...算是“庄园有桃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那种吧......
  “不一样。”荣陶陶轻声嘀咕道。
  “什么不一样?”身侧,突然传来了达莉亚的声音。
  “与图片描绘的不一样,教科书里的云巅旋涡,雾气都很浓。”
  “你在书中看得没错,只是这个云巅旋涡特殊,开发程度很高。”一道男性嗓音传来。
  荣陶陶当即转过身,也看到了达莉亚和一名男军官来到了面前。
  男军官人高马大,长相颇为俊俏。他戴着作训帽,从帽子后方的缺口中,竟然还顺出来了一条金色的马尾辫。
  好家伙,军队里竟然还让男士留长发?
  “弗拉迪米尔·尼诺科夫。”达莉亚开口介绍着。
  “久仰。”弗拉迪米尔伸出了一只大手,脸上露出了万人迷似的笑容,“人们都称呼我为‘收割者’。”
  荣陶陶微微挑眉,伸手握了上去:“这个代号很霸道,你一定很厉害。”
  达莉亚却是笑了,道:“不,他收割的不是生命,而是女兵的心。”
  荣陶陶:???
  弗拉迪米尔泰然接受了这句评价,甚至有点引以为豪的感觉。
  荣陶陶面色古怪:“你会跟我们一起行动么?”
  “是的,我会夫人引路。”弗拉迪米尔点了点头,提及达莉亚的时候,他脸上的炫耀与轻浮之色一扫而空。
  这变脸的速度,怕是能申请记录?
  荣陶陶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正好,你可以教我两手。
  我想把我女友的心彻底收割走。三年前,我已经收割走她的腰子了。”
  弗拉迪米尔:???
  “呵呵~咳...咳。”达莉亚突然转过头去,强忍着笑意,却是有些忍不住。
  对于荣陶陶的一切经历,达莉亚了如指掌,自然而然的,她也知道荣陶陶是怎么跟高凌薇“结识”的。
  周围的曼烈家丁们,包括士兵在内,看着达莉亚此时这副模样,也是有点傻眼。
  他们是真的没见过族长大人如此“有血有肉”的一面,从那高高在上的云巅女神变成了真正的人。
  “我们...我们走吧?”弗拉迪米尔磕巴了一下,开口转移了话题。
  “走。”达莉亚开口说着,一手探下,淡淡云雾弥漫之间,她也向着天空旋涡的方向飘去。
  四星魂法适配·云巅魂技·漫步云端!
  “emmm......”荣陶陶眨了眨眼睛,只感觉身体一轻。
  弗拉迪米尔拽着荣陶陶的手掌,同样向上方飘去。
  眼看着上方那巨大的旋涡越来越近,荣陶陶的心中也忍不住暗暗感叹。
  那徐徐旋转、不断翻涌的云雾旋涡,画面无比震撼!
  呼~
  没过多久,三人组便从云雾边缘进入了旋涡,荣陶陶只感觉自己置身仙境一般!
  相比于地球而言,云巅世界的迷雾就要浓郁太多了。
  而之前在地球上仰望的偌大天空缺口,在其内部观瞧,旋涡的规模竟然缩小了那么多?
  不由得,荣陶陶想起了之前进入星野旋涡的经历。
  同样的一个旋涡缺口,地球上看就很大,甚至覆盖了整个星野小镇。一旦进入其中,你会发现出口缩小了这么多。
  这算是异世界的某种规则么?
  肉眼可见的,镇守旋涡周边的营地摆放着大型吹风设备,不断向四周吹着迷雾,机器的声音轰隆作响。
  难怪这边的迷雾这么少。
  可惜,即便是旋涡周围迷雾稀少,但荣陶陶的肉眼可视距离依旧很短,放目远眺,也只能看到浓郁的迷雾。
  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这句话不假。
  因为你不知道浓雾之中会窜出来什么东西。
  这一刻,荣陶陶的心也警惕了起来。
  这里是真正的杀人圣地!
  浓郁的迷雾环境,给了所有人可趁之机。这里才应该是偷猎者的天堂!
  只是因为云巅旋涡与雪境旋涡的差异性,致使人类兵团可以进入云巅旋涡内部建立营地,使地球世界一片晴朗,让一众宵小难有操作空间。
  但其他那些开发程度不高的云巅旋涡,就连地球上都是一片云雾弥漫的话,应该会很受偷猎者的困扰吧?
  偷猎者什么的暂且放在一旁,现在的问题是自身安危。
  如果达莉亚想要在这里杀人越货的话......
  不,不该这么想。
  还是那句话,她要是想得到云巅至宝、想要动手的话,那一定是在当初极光夜里,从营地返回帝国大学的路途中。
  更何况,此时的荣陶陶还有一具身体在华夏,意识时刻相连,达莉亚清楚的知晓这一点。
  她承受不起抢劫的后果,即便她的家族势力鼎盛,一旦问题上升到荣陶陶这一层面,只会给曼烈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行进之间,荣陶陶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绪。
  而随着众人离开营地范围,迷雾也是越来越浓了。
  云巅之视,开启!
  霎时间,荣陶陶眼底浮现出了一层迷雾,在独特的功效之下,肉眼与环境融为一体,为荣陶陶提供了最低五十米的可视范围。
  察觉到荣陶陶的沉默,达莉亚也思考了很多。
  荣陶陶本就是嘴碎之人,又是初次进入云巅旋涡,他本该化身好奇宝宝,但此刻却异常沉默,这显然不正常。
  心中想着,达莉亚放慢了脚步,开口安慰道:“不要有压力,我动用了多方资源,依旧没能抓捕那大云龙雀。
  这样的环境非常不利于抓捕魂兽。无论成功与否,我都很感激你。”
  荣陶陶脚踩着湿滑泥泞的土地,突然伸出手,拽住了达莉亚的衣角:“我没有压力,相反,我还很有动力。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达莉亚稍稍低头,看着那揪着自己衣角的手,她的内心稍稍有些怪异。
  这种被人依赖的感觉,是她进入旋涡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但凡是一名魂武者,尤其是实力极其强大的魂武者,都不会露怯。
  即便是硬装,也得装出一副泰然自若、皆在掌控之中的模样。
  然而在荣陶陶的字典里,似乎就没有骄傲、颜面这类词汇。
  达莉亚任由他抓着衣角,面色稍显不自然,抬眼看向了前方:“你想到了什么?”
  荣陶陶:“想到伊戈尔的父亲为什么敢背叛队友了。这环境简直是太有诱惑力了,就是为了背刺而准备的。”
  闻言,达莉亚的表情阴沉了下来......